湖南現代環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

失守的“一把手”:花公款“強買”停車場

點擊:0  添加時間:2021-11-15 09:57:00

2020年7月,安化縣城鎮建設投資開發有限公司原黨組書記、經理林柑蕾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,接受安化縣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。2020年12月,林柑蕾被開除黨籍和取消退休待遇。今年1月,其涉嫌犯罪問題被移送司法機關。 林柑蕾不僅打著集體決策的旗號干著違紀違法的事,還把權力當成“資本”,開始做起了“生意”。已提前辦理退休手續的林柑蕾,本以為自己已經平安“著陸”,沒想到卻因為一個地下停車場牽出了大問題。這個停車場有什么貓膩呢?

諶某是一家建筑工程公司的老板,與林柑蕾認識多年。2014年,諶某計劃購買安化縣城嘉和一期地下停車場。考慮到買下這個停車場后,需要繼續投入資金,同時,他又想借助林柑蕾領導干部的影響力解決停車場過戶等遺留問題,便邀約林柑蕾入股。 當時,兩人約定,利潤各占一半,但林某蕾出資大概只占了三分之一。

投入資金遠少于對方的入股資金,卻能獲得停車場一半的利潤,林柑蕾覺得有利可圖,便答應了2015年,兩人以420萬元的價格合伙買下了地下停車場,林柑蕾實際出資123萬元。

不久后,諶某找到林柑蕾,告知其準備將停車場產權過戶,需要他出資繳納相關稅費,并請他幫忙打招呼辦理房產證。在林柑蕾的幫助下,諶某將地下停車場的產權過戶到了自己名下。

2016年1月,林柑蕾任安化縣城鎮建設投資開發有限公司黨組書記、經理。他很享受這種權力更大,接觸的企業和建筑老板更多的感覺,也很樂意在工程建設領域為朋友“提籃子”、打招呼,以收取更多的紅包、煙酒和“幫忙費”。

對諶某來說,“生意伙伴”成為城投公司“一把手”,能幫忙的地方更多了,自己辦事更方便了。由于當時地下停車場效益不好,諶某便再次找上了林柑蕾。他聽到縣城投公司準備在縣內收購一批固定優質資產,于是就和林柑蕾講,干脆讓城投公司把這個地下停車場收購了,早點把錢套現出來。

林柑蕾當即表示同意,兩人馬上對停車場成本進行了測算。把價格定好之后,林柑蕾安排工作人員起草向縣政府請示以1000萬元以內收購嘉和一期停車場的報告,在征得領導“同意按程序辦理”的批示后,林柑蕾便讓資產經營部工作人員對地下停車場進行評估調研。

開始兩人算成本時,算出來的成本大概是500多萬。但是林柑蕾說這兩年花費了不少人力物力,如果要賣出去,就要賣個好價格,每個人賺個百把萬才好。諶某說,如果要賺錢就要賣個八九百萬,千把萬。兩人最后決定,干脆湊個整數賣1000萬。

去實地考察的工作人員發現,這個地下停車場已出售部分車位,并且嘉和一期小區稅費未結清,土地產權無法過戶,同時還存在內澇風險,不屬于優質資產,建議不予收購。

因早已與諶某商定,于是,林柑蕾召開公司例會,拍板以998萬元的價格收購地下停車場。盡管相關部門發表了不同的意見,但是最后林柑蕾搞了一言堂。城投也知道他的作風一貫很霸道,別人不敢反對。

2016年12月,城投公司與諶某簽訂轉讓合同,約定收購款分兩筆付清,其中簽訂合同后支付499萬元,房產過戶后支付499萬元。在第一筆收購款支付后,因當時房產、國土正值實行“兩證合一”改革,地下車庫因產權不清,無法辦理過戶手續,所以第二筆收購款暫時沒有支付。\

在這種情況下,諶某找到林柑蕾,告訴他年底資金周轉緊張,要盡快把收購尾款拿到手。此時,林柑蕾也聽到小道消息,覺得自己可能會被調離城投公司。

為了盡早回籠資金,林柑蕾在沒有通過經理會研究的情況下,違反合同約定,以情況特殊為由,擅自做主拍板支付諶某第二筆收購款399萬元,僅扣留尾款100萬元。在此過程中,林柑蕾共獲得股份利潤和干股利潤204萬元。2017年初,諶某到林柑蕾家拜年,將銀行卡交給了林柑蕾,他也欣然收下了這張銀行卡。

不久,有群眾舉報地下停車場相關問題。縣委巡察組找到林柑蕾談話,但他并未如實說明問題。不過,擔心自己被紀委查出參與其中,林柑蕾又將銀行卡退還給諶某,并與其商定,等風聲過后再給他。

其實,縣紀委對此事的調查一直沒有停止。2019年1月,已提前辦理退休手續的林柑蕾以為自己已經平安“著陸”,沒想到一張留置決定書送到了他的面前。

在懺悔書中,林柑蕾這樣寫道:“自己從違紀違規一步步走向違法的道路,實際是自己內心思想發生了根本變化,心中只有金錢利益,沒有了組織原則,沒有了法紀觀念。”

林柑蕾案再次警示黨員領導干部:如果打著既想當官又想發財的算盤,注定是一場“虧本買賣”。

近年來,城投系統漸漸成為腐敗多發領域我司應充分汲取教訓,加強項目招投標等重點領域的廉潔風險防控,以案為鑒、以案促改,把監督執紀成果轉化為企業治理效能。


[ 打印本頁] [ 關閉窗口]
黄亚洲a片